ROR体育在线登录

深度|莱茵体育梦碎“体育”:奥运风口下业绩颓势难掩 原实控人忙减持套现近17亿

原标题:深度|莱茵体育梦碎“体育”:奥运风口下业绩颓势难掩 原实控人忙减持套现近17亿

深度|莱茵体育梦碎“体育”:奥运风口下业绩颓势难掩 原实控人忙减持套现近17亿

财联社(杭州,汪斌)讯,北京冬奥会开幕在即,冬奥之风吹热冰雪经济。在体育行业熬了6年有余的莱茵体育(000558.SZ)的近况仍然堪忧——早在2016年,莱茵体育就公告称将积极把握北京冬奥会的机会。遗憾的是,近期公司在互动易上回答投资者提问时,表示目前暂未参与冬奥会的建设和相关业务。

财联社记者关注到,浙江省体育局与莱茵体育在2021年终止了浙江省女子冰壶队、冰球队的联办合作,莱茵体育收购成都文旅的计划也流产。同时,受疫情影响,莱茵体育的冰雪体育走进校园业务被迫暂停。这一切,正在击碎莱茵体育的“体育梦”。

除此之外,莱茵的“体育梦”也到了前路不明的中途:自转战体育赛道以来,几乎烧光了公司在房地产领域的所有积蓄;体育营收占比虽逐年增大,但公司整体营收却持续下降;成都国资委入主莱茵体育近三年,新股东依然难解老问题,不出意外,公司扣非净利连续亏损第五个年头即将面世。

2022年是体育大年,除了北京冬奥会外,还有亚运会和世界大会分别在杭州和成都举办,而这2个城市正是莱茵体育的总部和大本营。对于家门口的体育盛事,莱茵体育却未能参与相关的项目,只是底气不足地表示,“体育是一个充分竞争的行业,需要努力去获取一些机会。”

2002年,莱茵达集团受让原辽房天43%股权,将其更名为“莱茵置业”,成为当时中国房地行业借壳上市的第一股;17年后,高继胜将莱茵达集团旗下唯一的上市平台“莱茵体育”卖壳套现,前后轮回颇似造化弄人。

高继胜是莱茵达集团创始人。从创立公司到上市,他用了七年时间。高继胜当时曾信心满满地表示:“早在莱茵达成立的第一天,我就发誓要把它打造成为上市公司。为什么?就是为了让它可以永续发展。” 但上市后的莱茵置业业绩平平,2003年-2014年,公司年度净利最高也只有1.69亿元。2014年,当万科全年营收达到1463亿的时候,莱茵置业只有37亿元。

2015年,房地产迎来市场调控,莱茵置业亏损3.58亿元。在房地产主业遭受重创后,莱茵体育原实控人高继胜不止一次公开表示,“公司要在地产主业之外多元化发展。”期间莱茵体育一路试水航空、农业、矿业、纳米科技、医疗保健、金融、能源等领域,但无一例外地都失败了。

此后,急于求生的高继胜将公司全面向体育产业转型。2015年8月18日,“莱茵置业”更名为“莱茵体育”。跨界热潮下,莱茵体育不仅顺利完成“财务大洗澡”,还因沾上体育概念光环在这波大牛市中被爆炒近10倍,其股价也曾创下历史高位。

投身体育后,环绕于莱茵体育最大的议题莫过于六个字:买买买和卖卖卖。从2015年到2018年,莱茵体育先后在全国至少布局了5个体育小镇、1个国际户外运动基地和2个体育综合体,总投资金额超过200亿元,市场戏称其为“中国体育小镇第一股”。

为了推进体育小镇项目,2017年莱茵体育出资2亿元设立了杭州萧山莱茵达体育小镇投资有限公司、莱茵达体育小镇建设发展有限公司,但这两家公司业绩长期处于亏损状态。

除大力发展体育小镇,莱茵体育还开启了一系列并购,包括收购亚洲职业篮球管理发展有限公司55%的股权,飞马健身、华网汇通100%股权等,总耗资逾2.5亿元。

从房产公司进军体育产业,莱茵体育找到了新的业务方向,却没有找到新的盈利模式。为了继续发展体育,公司能靠不断售房供血。在体育行业耗了三四年后,后继乏力的高继胜决定将公司卖掉。2019年6月,莱茵达集团将自己的3.85亿股份转让给了成都体投集团,后者以29.9%的持股占比成为莱茵集团的公司控股股东,成都国资委成为实控人。

入主莱茵体育一年多后,成都国资委曾试图对满目疮痍的莱茵体育进行手术。2020年12月,莱茵体育披露重大资产重组预案,拟收购成都文旅63.34%的股份。成都文旅是西南地区的文旅龙头,也是成都国资委旗下最优质的文旅资产,坐拥中国南方地区规模最大、设备最齐全的室外滑雪场——西岭滑雪场。

为满足打造“世界文旅名城”的迫切需要,成都国资委选择将成都文旅装到莱茵体育这个上市平台。诡异的是,这次重大资产重组历时半年时间却始终未有实质性进展,最终按下“中止键”。

对此,莱茵体育解释称,“2020年年初爆发的新冠肺炎疫情对全国滑雪场带来较大冲击,致使本次重组标的公司的业绩也持续受到影响,具有不确定性。”

事实上,新冠疫情带来的不确定性,并非中止本次重大资产重组的主要原因。因为新冠疫情对西岭雪山滑雪场的影响,在“重组议案”通过前就已经显现。据财联社记者调查发现,此番资产重组中止的根源,或与莱茵达集团有关。

根据此前《股份转让协议》公告,莱茵达集团曾做出过一系列保证和承诺,包括业绩对赌、资源导入、注册地址迁移等,具体为:在乙方(成都体投集团)及上市公司董事会对现有业务充分授权的前提下,甲方(莱茵达集团)确保上市公司现有业务2019年、2020年均不亏损,若预计有亏损,甲方(莱茵达集团)将亏损额补足给上市公司;

在股份过户完成后,双方积极支持上市公司的发展,向上市公司提供资源对接/导入、融资等支持,改善上市公司经营环境。甲方(莱茵达集团)及其实际控制人高继胜先生积极将其相关资源引入成都,并同意和协助乙方(成都体投集团)办理将上市公司注册地址迁至成都的手续。

2019年末,莱茵体育将旗下莱茵达西部体育、莱茵达体育小镇两家全资子公司100%股权转让给成都文旅集团,然后成都文旅集团向其支付了首期股权转让款,公司因此获得了约1.3亿元的非经常性损益,全年勉强盈利2602.95万元。

尽管成都文旅集团通过购入子公司,帮助莱茵体育避免了2019年的亏损。但关联交易并不是可持续盈利的商业模式,2020年莱茵体育又不可避免地又出现亏损,且高达7172万元。

不过,莱茵达集团并未兑现补偿承诺,成都体投集团只好提起诉讼。根据2021年9月25日公告,成都体投集团要求莱茵达控股按照业绩承诺约定履行补亏义务,结果双方协商未达成一致意见,成都体投集团依据《股份转让协议》向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申请。1月27日,莱茵体育相关人士告诉记者,业绩补偿仲裁案件尚未裁决,双方的分歧源于业绩承诺“董事会充分授权的前提”。

一位体育行业资深人士向财联社记者分析称,“目前来看,在莱茵达集团在兑现承诺之前,成都体投似不会轻易把优质资产装入上市公司。”

至于莱茵达集团方面承诺的“将其相关资源引入成都”,在高继胜父女连续减持套现后,其可信度也显得愈发单薄。

2021年6月,莱茵体育确定了“泛文旅体”产业融合发展思路,即以文化、旅游、体育三大产业为发力点,推动集文化、旅游、体育深度融合,拓宽完善主营业务体系。

财联社记者观察发现,目前成都国资陷入两难境地:想更好地控制莱茵体育,持股比例需继续提高;但另一方面,高继盛父女合计占股16.55%,话语权仍在。

2021年12月9日,莱茵体育公告称,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浙江监管局出具的《关于对莱茵达体育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及相关人员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

警示函内容显示,莱茵体育存在公司出售股权事项未经审议并进行临时公告、提供财务资助未履行审议程序和披露义务、收到政府补助未及时履行披露义务三方面问题,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浙江监管局决定对莱茵体育、高继胜、蒋蔚炜、刘晓亮、李钢孟、程沧、邹玮分别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监督管理措施,并记入证券期货市场诚信档案。

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11月,莱茵体育全资子公司莱茵达西部体育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以1.28亿元的价格,将莱茵达(桐庐)体育发展有限公司51%的股权转让给上海西子联合投资有限公司。莱茵体育未就上述事项履行相关审批程序和临时披露义务。

事实上,这并不是莱茵体育经营中首次出现问题。此前在2021年8月,莱茵体育就曾因提供财务资助未恰当履行审议披露程序、收到政府补助未及时履行披露义务的违规行为,收到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管理一部的监管函。

财联社记者注意到,2018年4月至11月期间,莱茵体育向桐庐公司累计提供借款2400.1万元。截至2020年12月31日,相关款项已收回。莱茵体育未就前述财务资助事项履行审议程序和披露义务。

2018年至2020年期间,莱茵体育收到多笔政府经费补助。其中,2018年、2020年分别收到桐庐县财政局经费补助893万元、271万元,2020年收到重庆市足球运动管理中心经费补助300万元,上述经费补助收益均超过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利润10%,但莱茵体育仅在相关年度报告中列示,存在未及时披露情形。

在警示函发出后不久,莱茵体育的管理层面又传出变动。2021年12月11日,莱茵体育发布公告称,公司副总经理张建敏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职务,辞职后不再担任公司及下属子公司任何职务。

据统计,莱茵体育近一年共发布了6次人事变动公告,包括公司董事长、副董事长、董事兼副总经理、董秘、副总经理、证代等。总体来看,公司高管团队逐渐由成都体投集团掌控,莱茵达集团的存在感越来越弱。接近莱茵体育地人士告诉财联社记者,“目前公司5个主要高管职位中,只有一个副总经理是之前莱茵达集团任命的,新空缺出来的这个副总经理职位,董事会尚未商定。”

无论是主营地产还是主营体育,亦或是地产+体育,莱茵体育的经营业绩均表现不佳。wind数据显示,1994年上市以来,莱茵体育实现的净利润累计只有3.03亿元。上市近28年,累计现金分红4次,合计派发红利0.92亿元。扣除借壳之前的经营业绩数据,整体盈利能力依旧不佳。

年报数据显示,从2015年至2020年,莱茵体育每年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为:-3.59亿、1423.22万、-5637.18万、-9023.24万、-1.26亿、-6401.01万;营业收入也呈现断崖式下跌,从2016年的38亿下滑至2020年的1.4亿。

据莱茵体育2021三季报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9月30日,莱茵体育货币资金仅为1.17亿元,比上年末减少62.75%。负债方面,截至2021年9月末,莱茵体育短期借款和一年内到期的短期负债合计达1.03亿元,这意味着公司现金流仅勉强覆盖这一年的负债。

莱茵体育的经营仍有恶化的迹象。财联社记者发现,莱茵体育综合毛利率近年来一路下滑,从2012年的21.71%下跌到2021年上半年的6%,其近五年销售净利率只有两年为正,2020年、2021年三季度分别为-52.28%、-66.06%,同期扣非后净资产收益率分别为-5.1%、-5.76。

“供养”多年的体育版块更是陷入连年亏损的局面。2017年至2020年,莱茵体育的“体育运营”营业收入分别为6878.77万元、4304.62万元、1900.02万元和3477.46万元,占公司营收比例分别为5.71%、6.13%、13.78%和24.83%。随着体育板块营收占比逐年增大,也带来了莱茵体育整体营收的下降。2016年至2020年,莱茵体育营业收入分别为38亿元、13.24亿元、7.02亿元、1.38亿元和1.4亿元,营收急剧下滑。

对此,莱茵体育也曾无奈的表示“体育业务发展及收入、利润贡献不及预期,体文旅商融合发展效果不显著”。

此外,去年前三季度,莱茵体育仅实现营收1.07亿元,同比增长10.42%,同期净利润亏损6615.84万元,同比大幅下滑203.76%,扣非后净利润为6820.89万元,同比大幅下滑137.45%。不出意外的线年莱茵体育大概率将迎来扣非净利连续亏损第五个年头。

一边是公司业绩颓势难掩,另一边原实控人趁着高位套现。1月7日,莱茵体育披露,股东莱茵达集团于2022年1月6日减持公司股份约1325.44万股,减持比例为1.02%。从当日交易分时图来看,高继胜父女此轮减持均价约为5元/股。据此计算,高继胜父女套现约6600万元。

据财联社记者梳理统计,莱茵体育卖壳后至2021年末,高继胜、高靖娜父女合计持有100%股权的莱茵达集团在二级市场上完成了四轮减持,具体为:2019年10月至2020年3月为第一轮减持,合计减持2273.10万股,2020年5月至9月为第二轮,第三轮、四轮减持期间分别为2020年12月至2021年5月、2021年7月至11月。

根据股价粗略估算,上述四轮减持分别套现约0.75亿元、0.25亿元、1.07亿元、0.72亿元,合计为2.79亿元,若加上协议转让29.90%股权的交易总价款13.26亿元,高继胜父女至今合计已套现近17亿元。

莱茵达集团的第五轮减持计划开始于2021年11月23日。根据披露,这一轮莱茵达集团计划通过大宗交易、集中竞价方式减持公司不超过6%股权。剔除披露计划15个交易日后才能减持等因素,莱茵达集团的减持动作基本上没有停止。据公告,莱茵达集团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减持计划已到期,若此轮减持大宗交易达到上限,以1月12日收盘价4.42元/股计算,莱茵达集团将套现2.28亿元。届时,高继胜父女将合计套现接超19亿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