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R体育

足坛四大超级惨案:四个篮球比分四个滑稽荒唐奇葩的闹剧

如果一场足球赛0进球,意味着故事寡淡乏味,昏昏欲睡;如果是一两个进球,意味着故事势均力敌,棋逢对手;如果是四五个或者六七个进球,意味着故事大开大合血脉贲张,节奏必然是疾风骤雨烈火烹油,一方的兵不血刃大获全胜,对应的必然是另一方惨烈失败凄风冷雨。

但如果一场足球赛进几十个甚至上百个球呢?不好意思那是篮球比分,除非这场足球赛出什么幺蛾子。

但是我们仔细查阅了一下,足球比赛居然真的有一场比赛进几十甚至一百多个球的。

这种能进一百多球的比赛,肯定不是什么可以载入史册的经典战役,但是它成功地勾起了我们的兴趣,究竟发生了什么,才能打出如此奇葩的比分?

我们今天就来盘点一下,那些打出悬殊夸张比分的滑稽闹剧,每个闹剧都堪称旷古奇闻。这些奇闻异事,甚至比那让人瞠目结舌匪夷所思的悬殊比分更加精彩,更加让人大开眼界。

1979年,南斯拉夫地区联赛打得如火如荼。联赛尾声阶段,冠军争夺已经刺刀见红,进入白热化。

拿到冠军的球队,不仅可以捧起奖杯,还可以鲤鱼跳龙门,晋级到全国联赛。所以这个冠军因为双重的意义显得格外重要。

最后一轮,两支球队脱颖而出,站到了决斗场上,伊林登队和德巴卡队,两队积分相同,净胜球也相同,分别排名第一第二。

德巴卡队首先发难。他们向伊林登队最后一轮的对手—莫拉多斯特队送上白花花的钞票,让他们弃权。因为按照规定,弃权的球队将被判0:3负,于是德巴卡最后一轮只需要进4个球以上就可以了。

为了确保晋级,德巴卡双管齐下,一边向对手使坏,一边买通自己最后一轮的对手让自己刷净胜球。

不仅如此,他们还派出情报员监视伊林登队的一举一动,比赛前故意提交球员的错误资料,目的是拖延比赛时间,根据伊林登队的结果调整战略部署,以求后发制人。

所以最后一轮,德巴卡队的比赛格外顺利,半场结束他们就40:0领先对手,下半场,被收买的裁判又给了他们20分钟超长补时,他们在补时阶段再次打进31球。全场比赛结束,他们88:0击败对手。

原来那边发生的故事,更更不要脸。另外一场比赛中,伊林登队134:1击败了莫拉多斯特队。为了进球,各种奇葩镜头可谓层出不穷,空前绝后。

在那场更不要脸的比赛当中,为了帮助伊林登队进球,摩拉多斯特队专门设置一名后卫站在禁区里,这样可以保证伊林登永远不越位。

于是伊林登的进球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比分飞速窜升,但是双方依然嫌进球速度太慢,于是摩拉多斯特队频繁解围失误,进了不少乌龙球。

为了帮对手加快进球速度,摩拉多斯特队想了两个天才的节约时间的方法,一个是专门派几个队员盯在中圈附近,方便进球之后立马开球,一个是飞身救回边线球,再“传球失误”把球权送给对手。

后来摩拉多斯特忙中出错,其中一名队员一脚大力回传,皮球洞穿了伊林登队的球门,对于这次重大失误,这名队员被剥夺了球权,接下来的时间没有再碰一次球。

伊林登队在这场比赛当中创造了世界纪录,球员Naum Shapkaroski独进76球,25个帽子戏法,他的队友则单场打进29球。

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双方教练均表示,比分正常,双方联手奉献了一场“伟大”比赛。

对于如此不要脸的行径和大言不惭的赛后发言,南斯拉夫足协雷霆震怒,给了最严厉的处罚:四支俱乐部全部遭到永久除名,参与这两场比赛的运动员、教练员、俱乐部高官、裁判员全部遭遇禁赛。

库托里姆队和维尔里德队是排名前两位的优胜者,他们积分相同,如果最后一轮都获胜的话,净胜球将决出最后的王者。

早在最后一轮比赛开打前,印度足协就意识到了诡异的气氛和浓浓的火药味,于是派出官员现场监督,并安排两场比赛同时开球。

上半场45分钟,两场比赛有条不紊地进行,一切看起来非常正常,库托里姆队1:0领先对手,维尔里德队则6:0领先。

然而到了下半场,没有任何预兆,闹剧像突如其来的海啸猝然而至。库托里姆队的对手像中了邪一样,完全放弃了防守,于是库托里姆队上演疯狂的进球表演,45分钟一下子打进60球,平均半分钟多一点进1个球,随着裁判的一声哨向,比分被定格在瞠目结舌的61:0。

隔壁的比赛也没闲着,维尔里德队下半场一共打进49球。维尔里德队的对手下半场更换了门将,这位可怜的门将十分诧异地看着自己的队友帮助敌人一次又一次洞穿自己把手的大门,心态失衡的门将一怒之下充当了前锋,并打入一粒挽回颜面的进球。

对于这两场匪夷所思轰动世界的比赛,印度足协可不觉得有什么光荣,居然在眼皮子底下玩这种假球,后果自然是严重的。赛后,印度足协立即召开了紧急会议,并光速开出了罚单,对涉嫌参加这次假球的四支球队的所有球员和教练处以一年停赛的处罚。

这种荒诞的比赛,奇葩的比分,出现在牛鬼蛇神占领并掌控的中国足球身上,并不奇怪。

2020年5月,广东省覃巴镇举行的第18届鼎龙杯足球赛三四名决赛,进行了网络出境,米朗足球队对阵蔡屋足球队,线万球迷观看了这场比赛。

蔡屋队的球员完全放弃比赛,目送对手拿自家球门当成射门训练,如此不堪的镜头一直延续到了下半场第70分钟。

由于比分太过丑陋,下半场到70分钟左右的时候,网络信号“及时”出现了故障,出境被迫中断,算是挽救了场上痛苦的球员和收看比赛的一万多痛苦的球迷。

比赛结束,米朗足球队打进100球,平均40秒进一球,最终以100:3击败了蔡屋队。

事后调查才知道,蔡屋队是在半决赛中遭遇了黑哨,无可争议的单刀球被吹掉,点球大战裁判又莫名其妙吹掉了门将好不容易扑出的点球。

于是蔡屋队上下怨气冲天,同仇敌概,采用了“以毒攻毒”的办法发泄自己的不满,誓将假球展现到极致,好好暴露暴露裁判员的丑恶嘴脸。

对于这场闹剧,网上球迷众说纷纭,蔡屋队的消极怠工,有支持者,有批评者,批评者觉得蔡屋队过于极端,不尊重看球的球迷,但作为伪球迷,一个地方性的业余联赛,居然都要靠贿赂裁判去争取胜利,可见职业联赛的水有多深。

100:3,这个奇葩的比分如果能暴露出中国足球不为人所知的冰山一角,也算是有意义了。

当时联赛分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夺冠热门奥林匹克埃米内在少赛一轮的情况下落后位于头名的阿德玛队5分,如果自己能全胜撑到最后一轮,就有逆袭夺冠的可能。

因为最后一轮是两个冤家对头的正面对决,奥林匹克对阵阿德玛,如果一切顺利,最后一轮将是万众瞩目的冠军争夺战,冠军悬念在此一战,赢者上天堂,输者下地狱。

倒数第二轮一场比赛,奥林匹克队2:1领先那那利佛队一直到第90分钟,眼看胜利在望,3分到手,这个时候出现了匪夷所思的一幕。裁判判了那那利佛一个离谱的让人费解的点球。凭借这个点球,那那利佛把比分扳平,凭借这个2:2的平局,那那利佛送给阿德玛一份厚礼,同时彻底掐灭了奥林匹克队的夺冠希望。

于是万众期待的冠军争夺战,变成了走过场的鸡肋比赛,奥林匹克队之前的所有努力付之东流。

于是在最后一轮奥林匹克打阿德玛的比赛当中,奥林匹克队球员为了表达自己的愤怒,发泄内心的怨气和不满,在球队主帅拉塔萨拉扎卡的授意下,开始了瞠目结舌的“乌龙表演”。

只见全场比赛就一个镜头:奥林匹克队开球—奥林匹克队往回传—奥林匹克队打进乌龙球—奥林匹克队中圈开球—奥林匹克队往回传—奥林匹克队打进乌龙球……

在裁判,阿德玛球员,场边教练,足协官员,观众的注视下,如此荒诞的镜头整整重复了90分钟。最终,比赛结束了,依靠149个乌龙球,阿德玛全队球员在全场没有摸到球的情况下,149:0战胜了奥林匹克队,以打破吉尼斯世界纪录的方式完美收官。

据说这场比赛的进球数超过了149个,由于进球速度太快,场边计分器也记不清究竟进了多少,于是胡乱定了个149。

赛后,吉尼斯组织想要将证书颁发给AS阿德玛队时,但被对方拒绝了,理由是:球都没摸到,这记录给我们有什么用?

于是吉尼斯组织又找到了奥林匹克埃米纳队,但他们也拒绝了证书,理由是:这比分就是诚心羞辱阿德玛,给我们荣誉算怎么回事?

这个震惊足坛的丑闻过于恶劣,马达加斯加的体育部直接解散了足协,并派人介入调查,最终开出重磅罚单,奥林匹克埃米纳队全队被罚。

主帅拉塔萨拉扎卡被禁赛三年,连球场都进不了。门将拉扎芬因拒绝扑救,玩忽职守,队长安德里安尼安纳因不阻止队友的行为,还有玛米索亚等2人是因为表现过于突出,打入了过多乌龙球,这四个人均被禁赛一个赛季。

至此,这场悬殊比分永远铭刻在世界足球史上。在奇葩的,另类的永远无法打破的足球记录当中,永远有它的一席之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