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R体育在线登录

向罗马帝国复仇!母女三人的努力螳臂挡车的最后一搏

据说著名的英国政治家丘吉尔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那就是“凯撒军团登陆不列颠是大英帝国的开端”,这句话高度评价的罗马人对不列颠的文化发展的贡献,但要是以当时的不列颠土著居民,即我们常说的蛮族的角度来看,听了这句话,他们估计得手撕丘吉尔。

从凯撒因为征讨高卢的需要登陆不列颠开始,罗马文明渐渐开始将势力发展到了这个欧洲大陆最西北的角落,伴随着罗马共和国的陨落,新生的罗马帝国渐渐停下了过去的扩张脚步,但在罗马文明扩张的尾声,在公元1世纪的克劳狄乌斯皇帝时期,罗马人彻底占领不列颠地区。

但说是占领,与我们认为的全是罗马人的情况还是有所区别,在不列颠地区,有很多当地的亲罗马蛮族,依然生活在当地,唯一的区别,估计就是身边多了罗马军团以及罗马殖民者的农庄和城市。如果按照上述的这种变化来说,蛮族和罗马人的矛盾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变化出现,即使有矛盾,以那个时代的生产力,等罗马人的农庄和城市与蛮族接壤,至少也得等个几十上百年,但是,有一个相当恶劣的问题大大缩短了不列颠人反抗的进程。

早在罗马共和国扩张时期,就有一小批罗马人老是随同着罗马军队出现在各地,这些人就是罗马共和国臭名昭著的高利贷商人。凭借着背后的政治关系、罗马强大的军事实力以及对外战争带来的财富支持,罗马高利贷商人几乎总能轻松地掌握当地的经济命脉,一旦这些人得逞,他们几乎总会想方设法地剥削当地人,这些人剥削之凶狠,就连意大利本土的罗马平民都逃不过这些人的魔爪。

因此,每当有人试图反抗罗马时,这些高利贷商人往往会成为第一批被送上刑场的人,共和国时期的努米底亚王国反抗罗马时,国王朱古达就大肆屠杀在北非地区的罗马高利贷商人,而在遥远的黑海南岸的本都王米特拉达梯向西进军时,也把安纳托利亚以及希腊地区的罗马高利贷商人屠戮殆尽,简单来说,就是谁反对罗马,谁就先杀罗马高利贷商人,可见这些人有多遭人怨恨。

到了帝国时期,虽然罗马政府规定了贷款的最高利率,但帝国的法律却只在意大利本土实行,像不列颠这样的行省,罗马高利贷商人们依旧无法无天,用尽全力榨干当地亲罗马蛮族人的财富。而帝国上层,像是后来尼禄皇帝的老师塞内加,虽然他们知道行省地区的这种情况,但他们并不想为蛮族人“声张正义”,反倒也是加入到了剥削中,一起从蛮族身上大发横财。

在这样的情况下,许多过去亲近罗马的蛮族部落都大为后悔,许多蛮族民众更是积累了相当多的对罗马人的怨恨,这样的情绪,在尼禄皇帝统治时期,因为一场惊世骇俗的事件而爆发了。

不列颠岛上有一个强大的蛮族部落,叫西尼,他们过去曾经与罗马军团交过手,但到了尼禄时代,这个部落早就成为了罗马人在不列颠上最重要盟友。公元60年的时候,爱西尼部落的国王病死了,留下了妻子和两个女儿,按照爱西尼人的惯例,她继承了丈夫的王位,然而,罗马军队却对此有了不同的意见。

罗马帝国的使节带着驻扎在不列颠的罗马军团来到了爱西尼王室的所在地,使节宣称,爱西尼前任国王已经留下了遗嘱,将整个王国作为馈赠留给了罗马帝国的尼禄皇帝。关于这个遗嘱,有的说法认为是前任国王只是赠送一半王国,而有的说法则认为是罗马人故意篡改了前国王和罗马帝国的一份借款条约。顺便说一句,这种事情并非没有先例,在共和国时代,爱琴海东岸的比提尼亚王国和帕加马王国就在末代国王死后,举国被当作先王的礼物并入了罗马共和国。

不过显然,罗马使节的说法是有问题的,因为布狄卡以及爱西尼的贵族们都纷纷拒绝服从这样闻所未闻的霸道条约。面对这些不识抬举的蛮族人,罗马使节没有客气,他一声令下,立刻就有大批全副武装的罗马军团士兵走上前来,直冲布狄卡和她两个女儿去,很快,布狄卡堂堂一个女王就被罗马士兵当着全部落上层的面吊了起来,罗马人像是鞭打奴隶一样鞭笞着她,将她打得伤痕累累,同时,其余的士兵居然还把她两个女儿给玷污了。除此之外,爱西尼王室的财产被一扫而空,还有一些贵族及其子女,被当成奴隶押送走了。

罗马使节和罗马军团此时压根不知道他们的所作所为,究竟带来了什么后果,在这场令人激愤的暴行结束后,罗马人耀武扬威地回去了,因为爱西尼贵族们无一人出面制止,因此,这些人以为爱西尼人已经屈服,送上国土不过是时间问题,可惜的是,爱西尼人准备的不是土地,而是一场充满怨恨的复仇。

不久后,当地的罗马军队,因为现今威尔士西北部的德鲁伊教叛乱而在当地,近一半的罗马军队都在远离不列颠核心的地方,布狄卡瞅准时机,振臂一呼,带领爱西尼人发动了针对罗马帝国的大起义。前面说过,因为罗马帝国的压榨,很多不列颠部落早就对罗马人不满了,再加上布狄卡的遭遇无人不闻之怒火冲天,于是布狄卡很快就汇聚起了一支数量众多的蛮族军队,高达6万人。

不列颠地区虽然已经被罗马人征服,但是当地的殖民城市都比较小,居民不多,驻守的军队更是少之又少,结果很快就被布狄卡所攻克。布狄卡早在当初遭遇暴行时就对罗马人充满了仇恨,现在她攻克了罗马人的城市,当然不会讲什么仁慈,于是在接连攻克卡姆洛杜努姆、伦蒂尼恩等罗马人的城市后,她一律执行屠城,城内男女老少一概不放过,在混乱中,一支罗马军团试图阻止布狄卡的进军,结果在匆忙中被歼灭,一时之间,罗马不列颠几乎是一夜变天,布狄卡占据了压倒性的上风。

面对这样的情况,不列颠的总督苏维托尼乌斯不得不依赖手头上16000左右的军队来作战,并且他得不到援军。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原因是罗马帝国初期的防御体制,罗马帝国只在边境地带驻扎军团,例如莱茵河、多瑙河、叙利亚、埃及、西班牙、北非以及不列颠等地,这是因为当初帝国的建立者奥古斯都刻意安排的,而不列颠本身就是这次叛乱的中心,要等到距离最近的莱茵河或者西班牙的军团赶来支援,估计苏维托尼乌斯的骨灰都可以被布狄卡扬十次了。

不过对于这位罗马总督而言,布狄卡在某种层面上帮助了他,蛮族女王出于强烈的复仇心,带着军队直奔不列颠西北方,不用多说,目标肯定就是苏维托尼乌斯。为什么说这是好事?因为布狄卡的强烈的进攻企图表明苏维托尼乌斯可以选择一个合适的地带作战,而不是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布狄卡继续进攻兵力匮乏的罗马城市。

因此,苏维托尼乌斯在不列颠行省的沃特林大道附近布阵,在这里等待着斗志昂扬的布狄卡军。当布狄卡的军队抵达这里时,这位蛮族女王想当然地认为,这是一场以多欺少的必胜之战,然而,她和她女儿乃至于不列颠人的命运,都将会快在这里被命运决定。

根据罗马帝国史学家塔西佗的说法,在号召不列颠人起义时,布狄卡多次拿数十年前日耳曼蛮族领袖阿米尼乌斯打败罗马军团的例子来鼓舞不列颠人,起到了很好的效果,不过显然,她只学到了阿米尼乌斯敢于反抗罗马帝国的精神,而对于后者的战略战术并没有学到精髓。

在布狄卡面前的罗马军队,固守着一块两翼以及背后都被山林挡着的隘口上,就像一个漏斗底下的塞子一样,可谓易守难攻,但爱西尼人明显没有犹豫的意思,布狄卡军的战斗人员超过6万,差不多是罗马人的4倍,正是因为有这样多的士兵,布狄卡才能轻易攻克城市,所以,她依旧准备用同样的人海战术消灭眼前的罗马军队,这种轻敌的态度,让她的复仇之旅充满了致命的隐患。

平心而论,倘若罗马军队堂堂正正地与布狄卡军展开作战,多半不能赢过后者,但是要在这里的战场作战,布狄卡军的战力优势就很难发挥了,而且,布狄卡军的又一个特点,说明了布狄卡与她所仰慕的对抗罗马的蛮族领袖们相比,有一个遗憾却致命的缺陷。

在布狄卡声势浩大的军队背后,有着数量更多的蛮族平民,这些人正是士兵们的家属,他们随同军队行动,在战斗时充当观战者,这是一种在蛮族之中很常见的战争模式,后世大名鼎鼎的哥特人,也是这样的战争模式。但对于有经验的蛮族统帅而言,他们绝对不会让士兵家属跟随,无论是凯撒在高卢的死敌高卢统帅维钦托利,还是消灭三个罗马军团的日耳曼领袖阿米尼乌斯,都与文明军队一样,绝不在军队中夹杂家属,即使这是蛮族的传统。

布狄卡的军队沿着山林边缘形成了战斗队列,随着她激昂的战吼声响彻战场,不列颠蛮族们的军队疯狂朝着罗马人的阵线冲去。爱西尼人的战车一马当先地冲在阵前,企图在罗马人的阵线上打开突破口。说老实话,这有种鲁班门前耍大斧的意思,早在罗马共和国时代,罗马人就在与东方的塞琉古帝国、埃及托勒密王朝作战时,就已经见识过西亚地区盛行已久的战车部队了,相比较美索不达米亚地区历史悠久的战车,爱西尼的战车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甚至还有些简陋。罗马军团的士兵们很快按照平时的训练,将手中的标枪扔出,这些标枪轻而易举地击中了如潮水一般的爱西尼战士以及战车,然而后者的数量实在太多,很快便冲到了罗马军队的阵线前。

就在这时,罗马军队中的大量重步兵按照苏维托尼乌斯的安排,突然变换了阵型,用牢固的盾牌围拢结阵,形成一个又一个如同楔子一样的类似“圆底三角”的阵型,像一道铁幕一样顶住了爱西尼人的冲锋。爱西尼军前排的战士试图找到罗马人的防线漏洞,但罗马军队的防线密不透风,同时,罗马军队的重步兵们还在短剑战斗的同时,利用盾牌阵将爱西尼人缓缓向前推挤。冲锋在前的爱西尼战士们不仅被面前的罗马战士推挤,还时不时要对付盾牌夹缝从涌出的短剑,更必须在后方战友的推挤下站稳跟脚,很快,这些战士的体力就消耗殆尽了。

而擅长军队轮换作战的罗马军队则完全不惧体力的消耗,以中队为单位的罗马军队不断轮换,使得爱西尼战士总是面对着体力充沛的罗马士兵,此消彼长之下,原本斗志昂扬的爱西尼战士开始像萎靡的公鸡,而罗马士兵则越战越勇,两军的阵线发生了变化,罗马军队的阵线开始缓缓前进,爱西尼军的阵线则被迫后移。

爱西尼人的问题就在这时暴露了,面对战场两侧的山林,他们并没有穿越的能力,因此无法包围罗马军队以发挥人数优势,同时面对罗马人的结阵作战,他们也没办法突破对方的防线,前排的士兵只能白白消耗体力,而后排的士兵则被迫停下冲锋的脚步,毕竟他们不能突破前面的战友来上前线。

不用多说,身为一个才上位不久的蛮族王,布狄卡并不清楚现在应该做什么,尽管她拥有出色的动员能力,但军事能力的缺乏,使得她轻易做出了“全军冲锋”的愚蠢行径,现在,她必须要为此付出代价了。大量冲锋在前的爱西尼战士因为伤亡和衰竭的体力选择后撤,苏维托尼乌斯的军队仅有1000余名骑兵,显然不能有效追击敌人,而身披重甲的罗马军团士兵的体力显然也不够长途追击对手,一旦爱西尼人后撤完成后重整,布狄卡就能拥有冷静后调整战术的机会。

可惜,前面说过布狄卡的又一个愚蠢安排断送了这个机会,她的军队后排有大量的士兵家属在观战,这些数量众多的蛮族平民在布狄卡军队的后排形成了一道极其厚重的“人墙”,一个非常滑稽却又悲惨的景象就此出现,蛮族平民们帮着罗马军队挡住了他们的家人后撤的通道,现在,后者只需要缓缓前进,就能有条不紊地屠杀敌人,而爱西尼士兵则疯狂地试图突破蛮族平民构成的人墙,当平民们的队伍也被冲散后,爱西尼人彻底陷入了混乱之中。

在冷兵器时代,伤亡最多的时候往往正是一方溃退而另一方追击的时候,罗马人于是得以享受胜利者的特权,他们像收割麦子的老农一样屠戮爱西尼人,同时,1000余名罗马骑兵也在人潮中搜寻着布狄卡母女的踪影,与那些总有着美好或者壮丽结局的影视作品不同,布狄卡母女并没有在临死前给罗马骑兵带来重创,相反,罗马人追上了她们,有的说法说布狄卡被俘虏后遭处死,也有的说法声称她在成功逃跑后选择服毒自杀,无论如何,这位高傲的蛮族女王没有完成她的复仇,在现实的军事差距面前,她就像飞蛾一样在“罗马帝国”的大火上化为灰烬,爱西尼人付出了50000多名族人的生命作代价,却只击杀了不超过500名罗马军团士兵。

布狄卡的失败其实是漫长的罗马帝国历史上大多数蛮族领袖必须面对的结局,在这个奴隶制帝国强盛之时,面对罗马军团的办法只有一种,那就是避免正面作战,找机会袭击罗马军队的辎重,利用当地人身份的优势,不断利用游击战术消耗对手,这样才能有希望迫使罗马人撤退,这正是维钦托利以及阿米尼乌斯这样的优秀蛮族领袖用血泪换来的教训。

不过说一句公道话,要求布狄卡掌握这些其实是不现实的,对于一个刚刚即位的蛮族王,而且还是一个女人,布狄卡自然是不大可能拥有出色的军事才能的,而且,她缺乏的不仅是才能,还有优秀的军队,爱西尼战士固然勇敢,但战场上,他们缺乏罗马军团那样发展数百年的战术和对阵各个民族的丰富作战经验,在这样的条件下,爱西尼人焉能不败?

不列颠最终还是归属于罗马人之手了,那些失败的蛮族人只得找机会融入罗马帝国的社会中,他们的文化被主动抛弃,血统与罗马殖民者混杂,并在数百年之后,被后世人称之为罗马不列颠人,爱西尼人就此彻底消失在了历史长河之中。以暴行起头,以压倒性胜利为结尾,不列颠人的骄傲,就这样在罗马帝国面前沦为齑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